社评\不在沉默中爆发 就在沉默中灭亡

香港当前乱局,不仅仅在于暴力活动持续不断,更在于整个社会运作的机制乃至于最基本的法治与道德底线,都有不复存在的危险性。昨日由早到晚,从新界到港岛,狼烟四处,警察疲于奔命,市民惊恐万分,香港陷入极度混乱之中。而乱港派发动罢工失败后,更以瘫痪交通的方式图彻底瘫痪整个香港。面对如此复杂严峻形势,固然要坚定支持并依靠警队全力执法,更要靠全体香港市民自己,要勇敢站出来,坚定地向暴徒说不!

即便是对香港形势再乐观的观察家,也会对当下所出现的乱象感到吃惊。持续近两个月的暴力,已经将香港推向半战乱的境地。任何对法治与文明仍然抱有希望的人们,都会对香港这个曾经活力四射、文明先进地区如今的境况感到无比的悲哀。

绝大多数善良的市民,仍然以为眼下只是一场反政府政策的示威,仍然以为这只是极少数人的暴力,仍然以为“忍一忍就可以过去”、“不理它就可以无事”。但连日来发生的严重的暴力事件,已令整个香港陷入极度危险状况,这足以让大多数人醒一醒了。

在幕后操控着整个形势的乱港势力,其意图十分明确。早在半年前就开始酝酿策略、集结人力与物力、部署落实各类行动。从六月九日开始的大规模示威,到七月一日的极度暴力与占领立法会,乃至七月二十一日包围中联办污损国徽、八月三日及五日两度污辱国旗,一步步进逼,事件的本质已经极其清晰。眼下的这场前所未有的暴乱,绝非什么“政见分歧”,更不是什么“争取自由”,其打出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以及到处可见的美英国旗都在说明,这是一场挑战国家主权底线、彻头彻尾的“颜色革命”,是暴力颠覆政权的分裂活动。如果香港市民仍然姑息,如果社会大众仍然坐视不理,暴乱就无消停之日。

两个月来,从“野猫式”攻击,到“集团军”式的袭击,尽管对香港社会造成了严重破坏,但眼见无法逼迫特区政府及中央政府采取更强硬措施,而香港社会民意仍未完全倒向其一边,乱港势力于是意图孤注一掷,发动全港性“罢工”、“罢课”、“罢市”,尤其是要以瘫痪政府及公共服务部门、破坏香港经济发展的根基和稳定局面,去制造更大的社会乱象。然而,不论是社会回响还是实际参与人数,“三罢”都只能用惨淡来形容,绝大多数公共服务部门员工坚守岗位,响应者寥寥。

不甘心失败的乱港势力改变招数,昨日以纵火堵路、破坏交通设施、阻挠港铁运作的极端方式,以图彻底瘫痪整个香港交通,裹挟全港“打工仔”被迫参与“罢工”。不仅如此,更在全港七个地区发起极端暴力行动,包围警署、袭击警员,肆意攻击、辱骂途人,其猖狂之势,有如法国罗伯斯庇尔暴政期间所出现的疯狂暴民与暴行。

这种与民为敌的暴行,说明乱港派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同时也是黔驴技穷的地步。事实上,昨日瘫痪交通已经令民怨四起,全港各地都出现喝止“黑衣暴徒”恶行的事情发生,一位受困于港铁并险些流产的孕妇,其丈夫更是在记者面前痛斥暴徒:“一直叫政府反省,有没有反省过你们自己!”而更多的市民则是宁可排长队、宁可转乘多次,仍然要赶回岗位,他们用朴实的态度、用实际行动向瘫痪香港的暴徒恶行说不。

但是,香港大多数市民还是太善良了,各行各业的港人仍然天真地相信暴徒还有良知和底线,还以为他们不敢痛下杀手。因是之故,过去两个月来,谴责暴徒的仍然是少数,表态反对暴力的立场仍然不多,支持警方全力执法的声音也未能凸显出来。更有甚者,一些过去在香港拥有影响力的“意见领袖”、过去一直在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过程中获得巨大政治及经济利益的大资本家们,仍然保持令人不解的“默然”。

不论是从事什么行业、不论身处什么阶层,在如此严重的暴力行为面前,在“一国两制”面临前所未有的冲击面前,如果仍旧以为“忍辱吞声”就可以过去,那么,七百多万香港市民过去所拥有的繁荣稳定、下一代本应得到保障的福祉,都将成为泡影。更别说已经动荡不安的经济及金融环境,正在随着暴乱的加剧而滑向崩溃的深渊。

香港已到了最危险的时刻。长时间的多地驰援与四处奔走,我们的警队已经到了体力和精神将近崩溃的临界点,他们固然需要更坚定的支持与鼓励,但毕竟终有力所不逮之时,香港要自救,必须靠全体热爱家园的市民的团结和努力。要勇敢地站出来,坚定地向暴徒及乱港势力说不。两个月前没有喊出来,一个月前没有站出来,今天就再无忍让与退缩的理由。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只能在沉默中灭亡。万众成一心,众志可成城,只要团结,终可战胜暴徒,平息暴乱。当强大的民意展现出来之时,也就是香港驱散乌云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