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滔滔民意不可欺 止暴制乱护香港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昨日立秋,酷热难当的夏季终于过去,这不仅是时序的转变,更是香港由乱入治的关节点。中央展示可以迅速平定动乱的决心与能力,特区政府、警方及社会各界备受鼓舞,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成为香港社会的最强音。乱港势力感受到了秋风扫落叶的萧瑟寒意,“颜色革命”必然可耻地失败已经写在墙上。

忍无可忍,不必再忍。香港最老牌、最有江湖地位的香港总商会日前表明立场,严词谴责不断升级的暴力行径破坏香港营商环境、威胁工商百业及普罗市民的安全与生计,十七家地产商昨日也以地产建设商会成员的名义发出严正声明,直指近日的香港社会因为一小部分人士的暴行而蒙上阴影,已偏离众多和平示威者的原意,工商团体至市民大众亦深受困扰。商会强烈谴责日益升级的暴力示威,希望香港尽早回归安宁和法治,人人安居乐业。声明篇幅虽然不长,但爱国爱港的拳拳之心,渴望社会恢复正常的殷切之意,跃然字里行间。工商界一向顾全大局,深明是非,每每在香港危难时刻发挥重要作用,如今工商界又无惧无畏,振臂一呼,成为稳定社会的强大力量。

何止工商界打破沉默、大声向暴力说不,社会各界人士亦纷纷挺身而出,与乱港势力针锋相对。可以看到,有师奶单人匹马,苦口婆心地劝说黑衣青年停手;有勇敢市民喝止破坏法定古迹的行为,负伤狂追一公里,并在的士司机及其他市民的协助下,帮助警方拘捕凶嫌;有正义街坊拍下黄之锋与美国驻港领事馆官员会面的画面并公之于众,黑恶势力内外勾结祸港的丑陋嘴脸无所遁形……一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但当香港市民一起发声呐喊,足以汇聚成沛然莫之能御的民意洪流,扭转香港沉沦的命运。

香港是我家,怎能破坏她!守护家园的既有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也不乏来港学习工作的“港漂”,更有金发碧眼的“老外”。前理工大学讲师、居港的外籍作家Nury在网上撰写长文,以客观公正的态度真实记录日前黑衣人在北角的疯狂暴力行径,他本人及太太也被困车上八十分钟。他写道,暴徒用玻璃瓶掷向警员,用激光照射街坊的眼睛,阻挠穿越人为路障的私家车并打烂车窗,用石块投入纪律部门宿舍的窗口,纵火焚烧花草树木,无差别地攻击及恐吓无辜市民,哪怕妇孺小童都不放过,暴行令人发指。文中直言,那些针对警方执法及白衣人的报道并不公正,因为大多数的暴力事件都来自黑衣人,而身边曾参与各类游行的朋友,大部分都与暴力示威划清了界线。

显而易见,乱港势力的谎言可以蒙骗部分人,却瞒不过所有人;淫威可以得逞于一时,但无法持久。随着暴力不断升级,乱港势力策动“颜色革命”、扰乱中国发展的险恶图谋暴露,愈来愈多人与之切割,加入了守护香港的阵营。事实上,没完没了的混乱,无日无之的暴力,已经重创香港的安全文明形象,只消看看美国、澳洲等国家先后向香港发出旅游警示,内地游客望而却步,连追星一族也纷纷取消来港看演出,就知道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已经岌岌可危,人为的瘟疫,比当年沙士疫情更加可怕。

过去两个月来,香港陷入最严峻的政治危机,再退一步就是危险深渊。但凡曾发生颜色革命的地方,无论中东北非还是东欧的乌克兰,哪一个不是战火纷飞,生灵涂炭?哪一个不是经济崩溃,民生困顿?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果“一国两制”不保,人人都是输家。家大业大的工商界固然首当其冲,中产人士也会因为楼市股市下跌而蒙受损失,哪怕无楼亦无股票的最基层打工仔,也会因为强积金贬值,本来就有的后顾之忧势必更加恶化。至于苦于无上升机会的年轻人,恐怕是乱局下的最大输家。

香港人,不管是打工仔还是工商界大佬,不管是社会精英还是普罗市民,都坐在同一条船上,值此艰难时刻,大家必须放下成见与分歧,同舟共济。向暴力说不,与暴力切割,不仅是拯救香港,更是自救。当然,香港人并不孤单,有中央坚定支持,有十四亿国人强大靠山,特区政府必能依法施政,警方必能坚定执法,香港之轮必能驶过暗礁险滩。

黎明即将到来,黎明前亦是最黑暗。乱港集团及外部势力决不甘心就此收手,势必策划更大的阴谋,制造更大的混乱,更严峻的挑战还在前面,决战迟早到来。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强大的民意面前,乱港势力必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奉劝乱港分子不要误判形势,以为抱住外部势力的大腿就有恃无恐。也奉劝那些拒绝与暴力切割的政客,不要抱侥幸之心。出得来行,迟早要还,秋后的蚊虫,还能长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