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 评\外国输入压力增 抗疫措施须调整

日本政府因应疫情恶化,昨日宣布一系列限制旅客入境措施,包括暂停港澳人士的免签证安排至本月底,入境者需在指定地点强制隔离十四日,这等于变相“闭门谢客”。本港旅行社随即取消今日至月底的赴日旅行团,下月安排视乎情况而定。非常情况下,日本政府的决定完全可以理解,同时也警醒特区政府在防疫及“控关”方面必须与时俱进。

香港人对“日本游”的喜爱是出了名的。香港是日本观光客的第四大来源地,仅次于中国内地、韩国、台湾;若论游日的人口比例,香港位居第一,一七年及一八年都分别有二百二十多万人次前往,即平均三个香港人中有一个去日本。眼下日本樱花快盛开,正是游日旺季,讵料疫情来袭。截至昨日,日本确诊染疫人数突破一千,有失控之虞。日本限制游客入境可谓迫不得已,香港受影响也最大。

不得不说的是,日本并非第一个限制香港人入境的国家。自疫情爆发以来,将香港视为“高危地区”甚至“疫区”的国家及地区持续增加,如孟加拉、意大利、菲律宾、科威特、台湾、俄罗斯、韩国、以色列等,这份名单在未来还有可能继续加长。

但就香港而言,目前限制入境的主要对象是内地、韩国及意大利部分城市,对其他国家及地区的旅客入境则几乎没有限制,这是不是落后于疫情形势呢?

过去的一个多月,内地经过严防死守,抗疫取得阶段性成果。除湖北外的其他地区明显好转,不少地方确诊人数已持续多日零增加。世卫组织也认为中国抗疫经验值得借镜。然而,中国以外的世界呈现的是另一番风景,目前中国境外的确诊染疫及死亡人数均已超过了中国境内。就国别而言,伊朗、意大利、美国、日本、韩国等形势较严峻,加拿大、法国、澳洲等地情况也未许乐观。

事实证明,疫魔是不分国别、不分种族的,是人类共同之敌。香港反对派要求的“全面封关”只是针对内地人,并非一视同仁。面对疫情在全球蔓延,反对派从未要求限制美国人、英国人或其他国家的旅客入境,更没有因此搞什么“罢工救港”,完全是“双重标准”。反对派所谓“全面封关”,本质是“对内封关”。美国主流传媒直言疫情“暴露香港抗争者仇中、反中的丑陋一面”,一针见血。

面对愈来愈多的国家和地区出现严重疫情,香港不可以麻痹大意,特区政府可以有更多作为。政府必须密切监察疫情形势,及时调整“控关”对象,提升对日本、美国等疫情爆发地区来港者的检疫。有必要时也应该考虑作出入境限制。

疫情防不胜防,是对管治能力的一场大考,而考试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来不得半点侥幸之心,松懈之态。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日强调,防疫需慎终如始,既要防止外部输入,也要防止内部扩散,这对香港来说也是完全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