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 评\建立方舱医院已刻不容缓

一位病人确诊两日后才被送院治疗,凸显医院床位紧缺已逼近临界点。更可怕的是,有关病人住㓥房,更有多户邻居,其家人及邻居都存在被传染的风险。香港住房普遍逼仄,轻症病人居家隔离不可行,建立方舱医院那样的隔离病房已是刻不容缓。

大量海外港人回流,造成疫情恶化,短短十日内确诊个案较之前的两个多月激增两倍,十分吓人。昨日新增逾四十例,整体确诊个案达六百八十多宗,破千宗指日可待,若是如专家预测的那样最终有两千人感染,本港医疗体系必有爆煲危机。

鉴于全球疫症仍在上升期,伊于胡底无人能知,特区政府必须有打持久战的物资及心理准备。目前负压病房床位使用率已达七成,随着病例增加,重症床位、轻症床位、医疗物资、医护人士都会捉襟见肘。有医疗专家指出,如果有无限资源,最理想是“困住所有病人”,但资源不足就要用其他方法,对轻症患者实施居家隔离是其中一个选择。

然而,安排轻症者居家隔离的建议予人“坚离地”之感。现时有二十多万人居于㓥房,独居者无人照顾,若与家人住在一起“更大镬”,在转身都困难的环境中,不传染才怪。更何况,㓥房基本上是一伙隔成数间,甚至共用厨厕,随时“一人出事,全伙遭殃”,与其说是居家隔离,不如说是“集体感染”。

莫说㓥房不适合居家隔离,公屋或私人楼一样不合适。近日一名从英国回流的少年确诊,连带其父母被感染,而他们是住于中区的中产家庭。老实讲,香港除了极少数住大屋的富豪,绝大部分家庭的居住面积不超过一千尺,居家隔离等于“焗住”传染,而本港现有的不少确诊个案都是家人之间感染,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在医院病床不足而家居隔离又不可行的情况下,必须另谋出路。事实上,武汉开始爆发疫症时,大批轻症患者居家隔离,造成家庭传播,有些更是全家无一幸免,其后政府吸取教训,迅速在体育场馆建立起方舱医院,用以治疗轻症者,取得良好效果。这个方法被其他国家采用,在新西兰,方舱医院是一架架可以移动的汽车;在美国,启用了大型军舰。

就香港而言,将湾仔及东涌两个展览馆改为方舱医院是可行之道。展览馆现时没有展览活动,与其空置养蚊,不如物尽其用。

抗疫的不二法门,就是作最坏打算,做最好准备。早前内地创建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时,专家及传媒已呼吁特区政府效法;后来内地建方舱医院,舆论亦促请特区政府考虑。可惜由于种种原因,这些呼吁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除了中资企业在鲤鱼门建立的香港版“火神山医院”、提供三百多个隔离单位外,并无其他建树,造成今日病床难求的局面。

往者不谏,来者可追。香港必须吸取教训,侥幸之心不可再有,建立临时病床不能再拖下去了。